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金融

子明湖畔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51:36

【1】    在我们15岁那年,我和子琪做了同一个梦:大约是在18岁的某一天,我们一起走过子明湖畔,安静地依偎在一起,凝望着烂漫着夕阳余晖的远方,然后彼此若有所思。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或许童年的我们可以相互看懂些对方的心思,可是,18岁以后呢?  我们在小时候,经常会到一个叫做“子明湖畔”的地方玩耍,那里有一面湖,湖面清明澄澈,银镜一般。原来这个湖不叫子明湖的,大约在几百年前,它有一个什么庭之类的好名字。因为地理位置极其偏僻,所以,之后的居民都忙着赚钱养家,没有什么心思留意它的存在,后来,旅游产业日益兴起,考古学家感觉,这样的一面湖,有对它研究的必要,于是咨询起大家,从此,湖的名字便众说纷纭,流传于世。谁都知道,一块手表代表一个时间,如果块手表遇到第二块手表,两个就都会失去价值。听腻了错综复杂的解释和说法,好像篡改版权不收费的样子,于是我和子琪便商量好,分别选取我们两个人姓名中的某个字拼凑在一起,设计出我们喜欢的名字,予以记忆。  当时可能也摆弄出好多名字呢,但终究感觉“子”和“明”两个字搭配会顺耳些。不知道是何时席卷而来的英伦风,在中国的大地上大肆喧哗“绅士主义”,要求“女士优先”,所以我再三考虑,为了某些可爱的人的“女权主义”,“子”便放在“明”之前,打造出“子明湖畔”。  “真搞不懂你是不是有学过语文……明子,明子,好难听的名字耶,搞不好以后传成是日本人铸的,还是子明这个好。”  我若无其事地接受子琪的说教,心想,事物本来就是以讹传讹的,韩国不是还说端午节的历史起源在他们那里吗?结果,还不是在中国。  我和子琪是好朋友,在很小的时候,因为房屋拆迁,我们互为邻里。那时候我只有8岁,但已经是个很有思想的小大人了,我一直希望我的邻居是个男孩,成天可以同我打打闹闹,做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然而,命运就是这样安排,隔壁竟然搬来一个腼腆的女孩,为此,我痛恨了两个月,独自一人,“闭关修炼”。  子明湖畔是我们喜欢去的地方,与其说是我们,不如说是我一个人喜欢罢了。  “你真的要去那里么?那里好偏僻的。”  “去不去是你的事,我可管不了,要是不愿意去,你就自己在家玩吧!”  自己玩?!其实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如果我可以耐得住寂寞,就没有必要找这样一个女生陪我去湖畔了。  在我们上学的时候,原本可以在操场玩的,可是不知道是哪个学校领导吃错了东西,宣扬操场需要组织改造,说实话,我对于校园建设并不报以好评,从我们入学以来,学校的游泳馆就一直处于施工状态,到如今,游泳馆进程一筹莫展,却又提出整改操场,也果真要我匪夷所思了一段时间。  子明湖畔离我们的家不远,就在东北方向的一隅。湖畔四周都是树林,像童话故事中老巫婆修建住宅的地方,每逢傍晚,阴森森的,弥漫着神秘的气息。不过,正所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旦你冒险穿过这片阻碍,前方的景色一定要你另眼看待。起初我是向往海的,听一个自称生在海边,长在海边的同学说,厦门岛四周的海水湛蓝澄碧,温婉妍丽,尤其那近乎透明,终日涌动不息的蓝色衬着岛上西式建筑的红砖绿瓦,更是美不胜收。我妄想着,假如有一天我也可以住在海边,是否会冲动地想要跳进去,和海天融为一体。但毕竟一切都只是妄想,而另一方面,该同学是个作文高手,诸如此类的生动文字能够倒背如流,万一他要是没见过海,胡乱从哪篇文章摘要一段在这里对我侃侃而谈,岂不是用谎言抨击我幼小的心灵,要我在诚实的压抑中无法自拔。  面对子明湖,一片平静的不起波澜的子明湖,你可能会渐渐爱上它。它虽然很普通,没有大海一般的广袤,没有大海一般的苍茫,但温和中略带着感伤,引无数文人墨客挥张华彩,一展不遇之报复。我猜想,今后的我是不是要像李白,或者陈子昂那样,落寞一生。子明湖美的时候是早晨,我和子琪每天都要起得很早,在上学临行之前,兴致勃勃地观望一番。清幽的子明湖,在晨雾的笼罩下愈显优雅,一切都是朦胧的,只看得清它的轮廓,而早早赶来打渔的渔船,缓缓驶过,犹若画师手下的即兴泼墨,偶有悠悠的渔歌传来,冥想着划桨带起的涟漪,涟漪渐渐扩张,惹得湖面一阵骚动。  “子琪,如果有一天要你在子明湖和大海中选择,你会选择哪一个?”  “如果我有了一片子明湖,我还会想到去眺望大海么?”  “真的是这样啊,呵呵呵呵……”  就这样长大了,延着清晨与夜晚的欢声笑语。  单纯的。  长大了。    【2】    进入高中,突然发现身边的环境迥然不同,再没有纯粹的友谊,一种令人亢奋的压抑疯狂蔓延,冷酷和忍耐,你要学会坚强面对一切。也许是经常和子琪在一起的原因,我发现,我竟有些喜欢这个女孩了。我讨厌和其他女生说话,讨厌和其他女生在一起,似乎她们的语言都那么虚伪而失信,狡诈中夹杂着谄媚,叫人恶心。可能是女孩子心思缜密的原因,从小到大,子琪的成绩都要好过我,我在小学和初中其实也是佼佼者的,那时的父母也成天在我耳边唠叨,要我好好学习。我虽然这么做了,可是,没有天天向上。我发现,我真的不是学习这块料儿,脾气很坏,性格急躁,或许是顽劣的品行与生俱来。恍恍惚惚中,父亲和母亲愈发地减少了陪我的时间,一直忙碌于工作,迫不得已,把我委托给学校。而与此同时,我也开始厌恶学习,整天拎着一个近似虚无的书包游离于梦与醒的边缘。  睡觉,变成我生命中享受的事情。  从那以后,我很少走出校门,要子琪陪着我去看子明湖畔了。但庆幸的是,子琪依然会时常来找我,说是学习压力很大,需要找个人去散散心。漫步在校园,我们大多会聊起童年的记忆,那段纯真而美好的记忆,那段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记忆。她有时也会拍些子明湖的景色让我看,每一次,当我看到有关那里的照片,我都会异常欣喜,像是喝过N瓶红牛,热血都沸腾开来。真的,我很感谢她,在我萎靡不振,不愿与人友善的日子里,她还会抽出时间来陪我;而她,只是开心地笑着,感叹着,其实是我照顾了她。  有一段时间看不到她,我的心竟然忐忑不安,睡梦中胡思乱想着,我们的友谊会不会因为距离的原因而渐渐疏远,子琪会不会正在与其他女生同流合污,慢慢改变了曾经的本性。突然想起小品中的台词: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结果,距离有了,美没了。  我有很多狐朋狗友,都是在高中结交的。我相信,校园暴力是野火过后的荒原草,永远烧不尽,而且,春风吹又生。伊始挨过很多打,也打过人,不过事态都要我压下去了,没有被子琪发现。其实,在她陪伴我的日子里,我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她发现之后替我担心,或者,认为我学坏了,不再理睬我,可是,与其默默成为受害者,不如先人一步,抢占热血校园的头号种子选手。百无聊赖的,我避开学校保安的视线,轻松地翻过围墙,找老肥他们喝了些酒。酒醉之后,那些人想去KTV嚎叫几声,我没有这个闲心,于是找了借口脱身,准备独自看一看这个城市美好的夜晚。  也不是所有夜晚都是美好的。一些人穿着很土气的情侣装招摇过市,是绿色的,绿帽子的绿。我瞟了他们一眼,他们嘴里正嚼着大大泡泡糖,赤裸着臂膀互相搀扶着,可能彼此稍稍放松,依偎的情感就会是飞云江路那边的凤凰南苑,轰然塌陷。  不要故作亲密的友好,谁都知道,你们的心里想着其他人。  故事依旧继续,匆匆忙忙的人群中,我仿佛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穿着前卫,性感迷人的身影。  “金子琪?”我的嘴巴没有牢门那么严。  那个女孩抬头看见我,突然紧张地掉转身子,失了魂地逃跑。  没有看错吧,当时,我的心情如同烈火遇到了寒冰,扑通扑通地没有了节奏,没有了缓急,我加快步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急速地把她拥到我的面前。  “子琪?你……”  “哟,这是谁家的小哥,猴急猴急的。”那个女人向我抛出媚眼,迫不及待地向我胸怀里钻。  从小到大,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胸怀是宽广的,可以接受很多的事物,然而这样的“礼物”,竟是我不能承受之重。  “啊,啊,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赶快松开手,随即插回裤兜里面。  “难道你不喜欢我么?”  “跟你说,我认错人了。”我没有再去理会她的意思。  “难道你不爱我么?”  她的眼神是如此热切,要我有些情不自禁,可是,我深深了解我的性格,我永远不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  “你们男人都是贱男人,一个比一个贱,占了别人的便宜就想溜,比狗溜得都快。”  身后是一片咒骂。  我明白,她可能曾经受过伤,可是,我有什么法子呢?这就是所谓的城市,永远没有子明湖畔的安逸与纯白。  我的目的只有一个:不是子琪,就好。    【3】    星期天的上午,子琪终于来找我。她在门外唤我的名字,我激动地打开门,想要某些惊喜。  的确有惊喜,不过不是欣慰的。她红着眼睛,说自己被人欺负了,书包里不知被谁放了肉虫子,好多好多肉虫子,自己看过都想吐。  “一定是哪个人对你的书包做了手脚。”我咬牙切齿地痛恨。  “……没,没关系。我们出去散散心好吗,这些天因为学习原因,好久没有来看你了,我们出去散散心,好么?”  子琪永远善良的像个孩子,真不知道,我长大的同时,她有没有长大,她太单纯了,单纯得想要每个人去保护她,单纯得可怜以及可爱。或许她应该学会变坏,或许,她应该不再变乖。可是……  “我不能容忍……”  哐——  我摔门而出,发疯似地向八班跑去。当时也没有理会什么,只是感觉耳边都是风声,急速而敏锐的风声,恶鬼般的沉闷的风声。  子琪那时在八班上课,我不愿打扰她学习,于是从没有找过她。八班的确是有些坏份子的,传说是什么带头大哥,老肥曾经和我说过这件事,但是我的态度很坚定,轻蔑地一笑置之。跟混混交往,你可以学到很多在学校学不到的东西,抽烟,酗酒,破坏公物,聚众斗殴。我也时常会去警察局光顾,但是父亲的律师总会义正言辞地把我保释出来,要我继续我的高中生活。  “老肥,你有没有问过他们,是不是《天龙八部》看多了,还弄出来什么狗P的带头大哥。叫他们小心点,不要仗着自己很有力量就去欺负别人,这个世界还有正义!”  “明”,老肥嘴角扬起,“你感觉,我们做的事,都是正义的?”  懒得搭理他,我躺倒在床上,做我的白日梦去。  老肥“嘿嘿”得笑着,好像获得什么战利品似的。  我一脚踹开八班的教室门,当时把里面的同学全都震住了,可能都以为是入室抢劫什么的。  “是谁在金子琪的书包里放的鬼东西,自己站出来,明人不做暗事!”  我气冲冲地站在门外,巡视着教室的每个角落,等待这些“臭虫”。  “你小子是谁啊,是我们又怎么样?!”我发现一些人从后排站起,面目狰狞得吓人。这些人也真的是力量型选手,一个个膘肥体健,虎背熊腰,如果论起身材,我瘦得像根麻杆儿,他们的大腿都比我的蛮腰粗。  “你们是练健美的吧,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东西。”说这句话之前,我承认,我是故意低下头,沉默了3秒钟。  “哈哈哈哈——”  教室弥漫着快乐的空气。  “你这个小子……”角落的那个家伙愤怒了,豆大的两只眼喷出猥琐而奸邪的小火苗。他的脸部紧紧收缩,,略有抽搐的嫌疑。  “我告诉你”,我缓缓抬起头,“我是四班的程明,绰号‘海怪’,不认识我的今天叫你们认识一下,不服气的哪天都可以来找我,随时奉陪……呃,恩,金子琪是我女朋友,谁动她一根寒毛,你们小心点!”我下意识观察他们的表情,一个个呆滞得像木头。  还带头大哥?每个人挖个洞,钻进去算了。  我转身离开,门都已经懒得摔了。  星期一,子琪来找我。她给我带来了很多学习资料和好吃的东西,甜美的笑容再次浮现她的脸庞。  “这些东西呢,是要你好好研究的,要考试了,你要抓紧时间喔,这些东西呢,是犒劳你的,谢谢你为我出头露面。”  我骄傲地拍拍胸脯,大声地喧哗着。  “小意思啦,这点小事,难不倒我的~”  “咿?真想问问你是怎么解决的。你那天都说了些什么啊,我急匆匆回去之后,那些坏家伙都像是被上帝惩罚过的唯物犯,老实了好多呢。”  我淡淡一笑,说,没什么,就是教给了一些他们做人的道理。  “其实你人不坏的,我们一起长大,你的感觉我清楚了,我希望你可以重新回到初中那样,好好学习……”  “还有天天向上~”我故意打断她的话,然后装作什么也不在乎的样子趴到桌子上。  “恩——”她微微地喘息,好像叹了一口气。  “这个周末陪我去子明湖吧,傍晚喔~看看夕阳~”我凝视着她的眼睛,想了很多事情。  “好的。”她欣然答应了,“那我先走了。”   共 602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那些方式能够缓解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