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育儿

咖啡征文我是花痴我怕谁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3:27:48

我是流氓我怕谁(修正本)    (一)  不喜欢视频,不喜欢开灯,不喜欢朋友造访。我享受把身体放在无边的黑暗里,任由手指飞舞,聆听键盘辟辟叭叭歌唱的声音,求得灵魂的暂时飞扬或安宁。我欣赏苏试名句:“一蓑烟雨任平生/亦无风雨亦无晴。”  我得纠正你的观点,我不是一个自闭的人。如果一个女孩子能得到众多男孩的青睐,那还不能算是本事。如果一个女孩子不仅让高低年级的男孩亲爱,也能让高低年级的女生崇拜呢?难吗,不难,因为我做到了。那时我的个性签名是:  “很多俗人不知晓男女之间还可以如虬髯客和红拂女的!彼此关心照顾,却非关风月,只为真心。”  曾经,在校园里我是那么骄傲,张扬得不可一世。我的情感花园从不对任何人开放,同龄人,你们是那么青涩,连“到此一游”的资格都不具备!我的爱情,是那种至真至纯炙热的焚烧。我的初夜,是那种荡气回肠的体验!瞧我个性签名:  “女人当如杜拉斯,男人当如周恩来!”  那个有着各种古怪个性的杜拉斯,那个70岁才出名,一条筒裙一穿就是十五年的穷鬼,硬是在66高龄还令一个27岁的大学生,对她神魂颠倒16年,至死不渝。那个敏感多疑的杜拉斯,有本事令闺蜜听从她的意愿,一起搬家三十年,而且那个闺蜜本身也是一个重量级的作家。杜拉斯成了巴黎小资情调的时尚,有着影响安尼宝贝等一批女作家的能量。王小波说:杜拉斯让看小说的人狂喜,让写小说的人害怕!    然而,我眼高于顶的青鸟,是那么盲目而孤独。零距离的温度,慢熬细炖,终是将那坚冰一样的孤独化为一汪柔情,只剩下盲目。我竟然在同学们的起哄之下,在他封封火热情书的攻势下,以为自己真的爱了并被深深爱着,城池尽陷。    在即将毕业的半年实习期间,他发现了可以令他这个没有背景没有超人才气的人也可以一飞冲天的垫脚石,把写给我的情书,一字不变的交给丘比特,射向了另一个方向。转身得干脆而决然。自尊轰然倒地,花园被贱踏得一片狼籍。我这个学校的骄子,毕业答辩时老师心目中的“定海神针”,居然脑子里一片空白,张口结舌,大哭失声。    考官用红笔批写的“及格”二字,触目惊心。我天天操练着这记“黯然消魂掌”,偏离于正常的跑道,在自己冰封的圈子里,故意把往事垒成重重的壳,背在身上,做蜗牛爬行。蜗牛壳一年,人间已数载。    (二)    恍然一梦间,同一起跑线的亲爱们,不知何时气候已小成。他们挥手致意时流露出的轻漫,他们唇边飘荡着的笑意里的讥讽与自得。令我支离破碎的自尊,在狭隘的地缝中挤压变形。他们神奇般的粘合成了一个貌似的圆。这个圆令我风生八面,水起威严。大家伙终于把“尊严”还回给我,我又有资格跟他们同桌平视了。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个圆没有质的变化,面对热闹它仍然胆怯心烦,我有意识的躲回角落里,只留下一个圆的影子在位置上。    于是我堂皇地“宅着”。我挂在网上,一瘾成痴!在网上,我轻舞飞扬,仿佛回到了从前。我的个性签名阳光而自信!  “太阳总在有梦的地方升起,月亮也总在有梦的地方皎洁。梦是永恒的微笑,使你的心灵永远充满激情!”  在网上,我寻到了梦的家园,那里有事业,有温暖,有友情。当然也有争吵,此时我的个性签名隐忍而达观:  “笑一笑,试着笑一笑,风还在吹,草还在动,天空还是蔚蓝的……”    互联网,成了我省钱的电话线,呼姐唤妹,好不亲热:  “霜,限你以神舟六号的速度与老姐联系,有辟血剑谱一样重要的事。你手机去了绝情谷?害我七剑下天山梦里闯江湖。”    网上,我尽管去做一个敢说敢做有担当不愧于大写的人。5.12那天,吟媚听说四川有地震,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应当如何如何。到点了,结果只是屋子晃了几晃,网上也没报道什么重大伤亡情况。地震于我们这些无知无聊人来说,真的是蛮刺激的一件事,结果有惊无限,难免让人有点失望。于是我对吟媚说:地球也太不仗义了,就这么搞几下,人都没怎么死!吟媚大概是被我气晕了,也许是没想到我能说出这种没人性的话,总之,一改先前可亲可爱的大姐态度,冷漠地一言不发,下线去也。后来,我才知道网上之所以没有报道,是因为灾情确实太严重了,严重得信息中断,交通阻塞。我羞愧得无以复加,这次地震,让我如死水一潭的心,突然复苏。它让我明白,我是多么堕落而不知珍惜;它让我看到,世间还存在着那么多真情;它让我醒悟,我四肢健全衣食无忧的活着,是多么幸福!我庆幸我能用互联网表达我的心声,减轻我的负疚,我借个性签名表达我的心声:  “我检讨我认罪我没正形,对地震万分好奇,开初居然以为这次地震不过就是我感受到的有惊无险,跃跃欲试……”;  “就凭老天爷耍酷耍到重庆来了,也没有让你我任何一个亲人升天,这款也是应该捐的哈!”  当然我在网上也是可爱的,瞧我的个性签名:  “写作文,写得惊天地泣鬼神,写到晨三点正。还好,偷了很多菜,略感安慰的情况下进入梦乡!不用拍巴巴掌!”  更多的时候,我是调皮的,你见过这样的个性签名吗?  “各位仁兄仁姐,偶学习流星蝴蝶剑中,暂时不早朝!”    在网上我也是温柔而多情的:  “信手复问君睡否?和我促膝谈心,雾轻云薄。”    (三)    在这个江湖里,我说爱止痛,调戏江湖手,片叶不沾身!引得许多仁人义士对我嗤之以鼻,受害者纷纷要求除去我这害群之马,以正群风。其中以某位警官为典型,惊动了望海社长飞歌。我觉得委屈,说是“调戏”,也只不过些黑色幽默罢了,有不怕死的,给我上点“荤菜”,我想落荒而逃的那个一定是我,何必洪水猛兽似的怕成那样呢?于是我在博客里私设公堂,公然把对话原封呈词以求证供。结果警官可不是白当的,机警敏锐,闻到了我博客的不良气息,终是要求我把那些废话拿掉了。  当然也有跟我一样吊二甩甩,狂放不羁的家伙,推波助澜。现摘一如下:  “向黄老大投诉欧阳梦儿!  她调戏我,请你老人家主持公道!  ――朝天马(小心小偷偷走了你的心!)    我正好借这梯子一泄满腔委屈,于是答曰:  论坛庄严地,玩笑开大矣。天马纵行空,梦儿受不起。当日唧唧语,今朝呈堂句。惨然一声叹,世道何以堪?胆大吃西瓜,何必网上抓?脆弱莫骑墙,红杏心底藏。自古男戏女,今日我戏你。戏了又如何?我心磊落落。瞌睡照样睡,眼儿依旧媚。  朝天马曰:此帖不易再顶!    更多的时候,一个人的天空是孤寂的。有个性签名为证:  “紧急招募一个特会吹牛的人聊天消磨时间!”    在网上与其说“调戏”别人,不如说是说爱止痛!说过爱之后,嘻嘻哈哈闹一场,倒在床上未眠的瞬间,仍是无尽的荒凉。捉住手机,不知该拨给谁,才不至于损人害已。想来想去,一一过滤竟然筛选不出一个合适的人,悲从中来,泪流满面。还是把自己拴在电视剧上吧,累得眼睛再也不想睁开,塞得脑袋晕晕沉沉倒床便睡,不知今昔何夕!    心里的酸化为一曲《清贫乐》,彰显在个性签名上:眩月低小,街道声声吵,晕听川音分贝高,黄发谁家娇俏?家人分居五洲,二人各为鸟兽。烦儿郎恩爱,巷头表演吻秀。”      现实太过凄凉,收回目光蜷缩于网上,在一款叫“流星蝴蝶剑”的游戏上留连往返。流星里有一个叫“冷燕”的人物,清新而美丽。剑的轻灵飘逸,仿佛是与这个人物量身定做。然而我武功实在太差,常常被虐得鼻青脸肿。更有狂妄的家伙把我一脚踢走了事。  今天刚进去一个房间,冒出一个“王强”打扮的愣头青,纳头便拜说:“前辈,请指教。”我哪里听得这句话?!试想,一个只能被虐的江湖小混混,几时得到过如此礼遇?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抓紧机会就开始“指教”起来,举剑就是一扫,紧接着忌夏日,忌秋风,忌冬雨,凶狠狠的一刺接着一刺。王强大叫一声:“好”,言下甚是佩服。我心下暗自庆幸,遇上了个比我还菜的鸟,可以一泄被众人狂虐的郁闷。忘乎所以间,我有些黔驴技穷,有一招没一招的划拉,出招太慢,根本不能构成一种气势。王强“哈哈”一笑,纵身跃入深渊。开始我还很得意,认为是我不怒而威,后来才知道他是为自己新生呢。  王强很快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手里换成了一把忍刀。我一招“残日红江”刚刚递出,他就轻灵的避开了。我正在发懵,王强一招接着一招旋风连环腿把我扫得节节败退,在我退无可退之机,使出一招下上击飞腿向我裆下踢来,我狼狈倒地。说时迟那时快,手上换成匕首,一招“豫让三伏”把我盯在地上动弹不得,然后往我胸部一阵猛刺。我看到倒在地上的我,胸部高高耸起,剧烈的起伏着。此时,我已分不清那跳动起伏的是我自己的心,还是游戏人物冷燕的心。我急迫地想站起来,脚跟未稳,紧接着又一招“豫让三伏”,匕首在我裆下急插。他犹如老鼠戏猫,又换了忍刀,右脚踩在忍刀上在我裆部狠命旋转,我根本连挪动的余地都没有,周而反复,大概有两分钟之久,直到我血尽死亡。  我气急败坏,赶忙翻身爬起。睡在地上,那超短的裙子往上翻起,整个身体一  览无余,真真羞死个人儿也!嘴里早已忍不住骂出声:“流氓!死流氓!人家都不还手了,还杀!”  王强对我的盛怒大惑:“你……是女孩子?!”  “关你屁事。”  我大窘,飞一般跑出去游戏外。  吃了一回亏,便学一回乖。为了免去脚跟还没站稳,便被人杀得皮脱嘴歪的情况,我自己建了一个四方阵,边看边练。刚走了一圈,那个王强就进来了,真是阴魂不散!他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然后给我做示范。老实说,他的动作标准规范,一招一式清清楚楚,进攻与防守有的放矢完全不同于我的乱舞一气。  我只是不理。  他对我边笑边摇头。说:“看你级别也不低的,怎么不会玩?”  我气哼哼地说:“关你什么事,我师傅送我的号!我师傅玩剑厉害,你就等着他来收拾你吧!”  他不以为意,又说:“我刚玩几天,我擅长轻功,要不,我教你玩轻功吧。你师傅都不懂得怎么教你!”  我刚要生气,电光一闪说:“好吧,不过有个条件,你得让我打,不准赢我。”  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吧。”  我也顾不得什么剑招不剑招了,两只手只管在键盘上瞎敲,嘿,真是无心栽花花成行,那些招式招招紧密,演变出许多我平时都没使出过的花样,是那样华美而威风。他不禁也有些吃惊了,手忙脚乱的招架回击。过了些时候,我看到我站了个漂亮的金鸡独立,左手举剑斜向前方,右手举过头顶,一圈圈光环由内往外扩散,犹如冰雪少女入凡尘,万道霞光裹玉身。看似那么轻柔潇洒的一举,却似有排山倒海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出,把王强一下子推进深渊。随着王强一声惨叫,我柔若无骨的纤指往胸前一扣,微微弯腰,表示此战告捷!    我终于体会到了胜利的滋味,果真好极了!对这个王强也生出些好感来。我一次一次狠命杀王强,把他杀得半死不活,可是,就是使不出刚才那招威风而漂亮的绝杀来。半条命的王强挣扎着告诉我,是因为我的气没满,那招叫暴怒,却有个美丽的剑招名―――凤凰羽!要被对方反复击打到气满才能发生奇迹。于是,我向王强勾了勾手指,示意他来打我。等气满,毫不客气,一招把他弄死!我跟秦二世一样,不停的“暴怒”,九死一生的王强可怜兮兮任由我蹂躏……我玩得心旷神怡!成王败寇,原来赢家的感觉是如此之爽!    游戏后王强问我要电话。  我截了我的个性签名发给他:“三月休听夜雨,如今不是摧花!”  啊哈,网络里我不相信爱情,网络外我遇不见爱情! 共 452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男性射精过快怎么治有成果
黑龙江男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的研究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