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旅游

我的少女大奶奶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8:43
1988年春天,我们村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孩。
她十七八岁的样子,很漂亮,惶恐不安地坐在破屋的炕沿上,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水。
她俨若一只受伤的小鸟,悲哀而无助。
阳光如同密密麻麻的丝线,缠裹着不大的院落,冬天光秃秃的老榆树吐出了一串串的榆钱,就像举着一朵朵无力的小花。
而这个年轻美丽的女孩,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似乎一步踏入了密密丝线织就的网里,脸上满布惊惧和苍白,没有了一点挣扎的气力。
“她就是你的大奶奶了,”母亲告诉我。
“大奶奶?”我惊异,“她比我大不了多少的。”
“不管那,”母亲说,“无论她多小,反正是你的大奶奶了。”
我点头,但内心里感觉很不舒服,按年龄我多叫她一声姐姐,可现在竟然做起我的大奶奶了。
“四川来的女人,被卖到这里,即使再小,也要做人媳妇的,唉!……”母亲自己嘟囔着说。
而我的大爷爷,是我们院里比我辈长的一个四五十的老男人,他总是弓着腰气喘吁吁地样子。(直到他死去,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没有改变)。只是他的父亲那时还活在世上,那是一个精明而能干的人,为儿子取妻,让儿子有后,是他一辈子的心愿。“如今他终于了结心愿高兴的幸福的不知东南西北了”,据说当时,他是用这样的语言来形容他的那颗“嘭、嘭”乱跳的心的。
于是,女孩就这样成了我们村里的一员。
她的新婚生活里没有一点幸福,总是被人看守着,防备着,她的精神和肉体被双重凌虐着。
她俊俏的脸孔,娇美的身段逐渐地消瘦,终于有一天完完全全地丧失了她刚来时的青春美艳。
她的脸变的苍老而黢黑,身子变的麻木而机械,她将要成为她不想成为但马上成为的人了。
阳光就这样照着鲁西大平原,照着这个村口栽着几个柳树街上满是破屋的村庄,春风还是那样吹着,冬天里还是大雪纷飞,岁月是无终无止,生活是忙忙碌碌。
只到有一天,大奶奶与我家一起在田地里浇水,我们俩有机会站在田埂上闲谈时,我才知道她不是温良恭顺的,而是倔强叛逆的。
“你想过我家在哪里吗?”她问我。
“四川的,”我回答。
“对,你说的对,”她脸上忽然就露出了骄傲的笑容,“是成都,是大城市……”
“哦,大城市?”年少的我砰然心动。
“大城市哪像这狗屁农村,大城市里有电灯、电话、还有电视,有汽车、有火车,街上到处是商店,还能谈情说爱,还有……”她滔滔不绝地,她似乎非常兴奋。
我望着她,感觉她像一团火焰在噼噼啪啪地燃烧,仿佛在那一瞬间她进入了一个激烈、亢奋,但却虚幻的地带里,她在那个地带留恋,沉醉,升腾。
“你想家了吗?”我说,“你家一定很好。”
“唉!”她叹气,脸色蓦然黯落,眼泪汹涌而下,变的痛苦而悲哀。
我惊慌,手足无措,心好似柳絮被风一下吹的纷乱。
她哭泣的时候根本不是我的大奶奶,她只是一个年龄与我相差无几的女孩子,无依、脆弱,令人怜悯。
我想劝劝她,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有无奈地任她哭泣。
“我,我一定要离开这里,我不会,不会跟这个老男人一辈子!”她抽泣着说。
我无言,我能说什么呢。
“我要走的,不管你去不去告诉别人,我都是要走的,我恨这个地方,恨这里的人,我好苦命……”
那一天她一直向我倾诉着她的不幸。
我没有把她说的话告诉别人,我感觉不应该告诉别人。
但天知道,从此她对我竟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依赖,她有什么话竟必须先告诉我,心里有什么事竟先来找我说,我感到惶恐,可当时还是以为不会有什么事,她毕竟是我的大奶奶。
可后来竟收到她的一封信,里面全是令我面红耳赤的词汇,我恼怒,从此再不与她见面。
至于她为什么会对我产生那样的感情,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想,她太压抑,不敢对任何人倾诉自己的苦衷和内心的想法,而我竟遂了她的心愿。
再后,我到外地求学、工作,很少有回家的日子,偶尔听说她背着大爷爷与别人相好,内心里只感觉她是一个不幸的人,很可怜,很令人为之鸣不平。
但有一次回家,听母亲说她与村里的一个男人私奔到外地了。
“真的么?”
“真的,”母亲说。
“很好,”我脱口而出。
“好啥,你大爷爷马上要死了。”
但我竟没有回应。
我庆幸她终于走了,也许她从此不再伤心流泪。
我幻想有一天会在某个大都市里遇见她,看到的仍是那张青春美丽的脸。

共 172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80年代似乎全国各地的男人都在廉价的买买着四川的女人做自己延续后代的工具,我的家乡也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文中的她也是如此,她如惊弓之鸟般被人拐骗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和一个老男人结婚,但是她思念家乡不甘如此,终和一个人一起私奔了。小说的整个情节都很有代表性。 【编辑 怡然】
1 楼 文友: 2009-12-26 17: 5: 6 非常同情如她一样女子,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经济和文明法治的健全发展,现在的这样的现象是愈来愈少了。 希望在这里让幸福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受凉了气虚怎么调理
宝宝吃什么降火快
什么拉拉裤比较薄
宝宝口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