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法律

星晨急便CEO进电商是毛病出售B2C业务

发布时间:2019-05-15 05:56:01

10天前,一条破产短信打乱了陈平的生活,此后的日子他只能寝食难安。3年前,当他告别15年宅急送掌舵人身份的时候,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有一天自己会因再次创业受困成为焦点人物。回首20年创业史,今年52岁的陈平用我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界,势必空荡荡的离他而去,惟有精神永存一句话归纳了自己的快递人生。

不过,我从没想过要放弃,要往好的方向去努力。昨天,星晨急便创始人陈平对北京晨报这样说。他泄漏,星晨急便的电子商务B2C业务已经和一两家大平台谈好合作,会转给他们去做;而1500多个注册络要再整合后实现电子落地配,华东业务晚再过两周能恢复正常运行,华南业务一直就在正常运作。

3天后才知道

自己成了人物

公司解散了,阿里(巴巴)7000万,我的5000万全部赔光了。现在客户的2000多万货款加盟商非法侵占,也不能返还。1400多名员工两个多月没有工资,我已倾家荡产。做生意有赔有赚,现在公司赔本了,恳请大家一起承担,在此真诚地向大家说一声:对不起了。10天前,这条夹杂着真假陈平疑问的短信,在被物流业内以及行业媒体相继转发后,蝴蝶效应般迅速产生巨大影响。

这条短信流传3天后,陈平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人物。陈平告诉,因为忙着处理公司事务,多日未上和看报,是朋友打来才知道的。

此后的几天,从凌晨9点到晚上11点,陈平的一直没安静过。从单纯处理公司事务变成应付各类,额外多出来的种种事宜打乱了他本来有序的进程。

而有加盟商向泄漏的另一种说法是,有内部人士能证实那条短信是由陈平发出来的,只不过是发给一个人的,而非群发。

只看到蛋糕很大

没看清谁在吃

选择电子商务的定位是没有错的。但我只看到了这块蛋糕很大,却没看清谁在吃。而一头扎进去的星晨急便遇到了两块啃不动的硬骨头。陈平坦言。

陈平所说的硬骨头,是他掌舵宅急送15年都不曾见识过的。起初带着点赌气情绪退出创办了15年的宅急送,陈平拧着股劲儿要把电子商务的小件配送做成功,并把这一想法植入到星晨急便。结果,组建起来的一体化服务团队对淘宝商家却没法可施。陈平次透露:因为这些淘宝商家的另一个身份就是申通、圆通的加盟商,他们销售的商品有的不赚钱,只是赚点快递费,竞争对手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利润让出来给我们?

事先料想的好骨头无从下嘴,陈平果断地进入另一个电子商务阵地B2B业务,困难的时候是阿里巴巴帮助了星晨急便,我很感激。凭借股东阿里巴巴的优势,星晨急便很快取得一些资源,但仅这单一平台的出货量显然喂不饱其在全国的1500多个点。陈平告诉:我当初的想法是淘宝不成,像京东、当当、凡客等很多电商都能变成我们的客户,但没想到却被对方的自建物流挡在门外。这块硬骨头也啃不动。

有知情人透露,其实,阿里巴巴背景反而成了星晨急便的绊脚石,一直受到其他电商的排挤,可以说星晨急便从阿里巴巴那儿拿了钱,但丢了资源。

加盟必定成为、

中国快递特有模式

坚持云快递,星晨急便一直在发展其云平台,陈平无奈的是:因为平台吃不饱,也跑出来和加盟商来抢客户,谁都不受益。与其这样,我就想着索性关闭客户端,专心做平台。

据了解,陈平创造的云快递平台,是将公司的运营口岸、分拨、班车等中转资源全面向社会开放,无论是直客、同行还是加盟点都可以在云快递平台上实现货物的全国配送。

陈平认为:云快递的模式其实就是加盟模式。快递业的发展未来必定要延伸至县、镇、乡。中国幅员辽阔,任何一家快递公司都不可能把自建点延伸到那末深,没有企业能承受如此之大的本钱投入,加盟模式是必然趋势。我一直深信,加盟模式必然成为的、中国快递特有模式。

徐勇丝毫不赞同陈平的这一想法,顺丰在经历了5年阵痛后,终究完成了加盟转直营,王卫正是看到加盟模式的弊端。未来,中国民营快递必定是直营为主,加盟为辅,加盟模式不会成为主流。以加盟模式做成功的龙头快递公司,未来多也就是1、两家。徐勇说,很多快递老总都不愿意承认我这个观点,但实际上却在这样操作。

顺丰加上四通一达,是中国民营快递的龙头企业。了解到,继汇通速递已转型为直营店外,直营、加盟并行的圆通速递也完成了重点省市点的直营店布局。一二线城市的重点点,我们都已经直营了。圆通总部相干负责人介绍说。

显然,陈平选择了一条充满荆棘的路。只有做未被证明过对或错的尝试,走别人都没走过的路才是企业决策者需要做的。陈平认为。

收购鑫飞鸿其实是用迂回战术拯救星晨急便

钱没赚着,成本却居高不下,星晨急便每个月的运行都消耗着几百万元。让陈平意识到另一个自毙的风险是,公司内部在争抢客户,导致加盟商的利润一再被削薄。星晨急便没有更好的出路了,需要突围。作为创建人的陈平,他比外人更早地意识到这点。

绝大多数人的判断是,星晨急便的坠落元凶是收购鑫飞鸿的结果所致。陈平无法向所有人表明,收购鑫飞鸿其实只是自己试图用迂回战术拯救星晨急便。凭仗多年深入快递行业敏锐的洞察力,陈平在坚守电子商务的同时盯上了百姓的包裹这个领域。这是合并鑫飞鸿的真正初衷。

合并鑫飞鸿,陈平看中的就是其络优势,不过,这场联姻其实不被业内看好。

前几年,中全一也是看中中外运速递的公关能力,中外运速递则看好中全一的络,好端端的中全一速递被搞得不成模样。对于星晨急便与鑫飞鸿的合并,一样担心1加1未必大于2,弄不好就变成了0。业内人士判断。

中国快递物流咨询首席咨询师徐勇更是认为,陈平把星晨急便的核心业务代收货款嫁接在鑫飞鸿这支以加盟商为主营模式的队伍上,本身就错了,代收货款就是要直营快递去做,放给加盟商风险不好控制,弄不好获得的不是资源,而是风险。徐勇直言。

但陈平解释,多数人都在误解他的意图。"云快递是基于云平台之上的产物,因此也可以有多种运作方式,比如前期不做客户终端,只做平台。这样建立一个庞大的快递络后,转而再进入下一个市场,找到电子商务和百姓包裹这两大类客户群。

陈平也明白,找到未来市场并非易事,关键是要有个好的方向。明明路就在前方,却绕道而行,陈平无奈地说:我的处境和当年长征的背景很相似,所以只能用相同的办法,采用迂回的策略找到像延安那样的根据地,再打翻身仗。

一个有着15年创建宅急送品牌背景的快递人,背靠阿里巴巴这样资金雄厚的投资方,有着志同道合的团队,怎么会就干不起来一个快递公司呢?陈平自省,星晨急便变成如今这样,与自己性格急、对风险预估不足、贪大求快的心理以及没深入了解市场变化特点有直接关系,但公司还没到不可控的地步。陈平很有信心地说。

华东业务再过两周恢复正常运行

星晨急便并不乐观的现状已成为不争的事实:除北京、上海、广州等多个分点被爆人去楼空外,多个加盟商对公司也已不抱太大希望。江苏一位包销商表示,就当自己投资失败,清算完就退出干别的事情了。北京一加盟商更觉得委屈:公司还欠着我4万多元呢,一直没赚钱还赔钱。群里有200多位星晨急便的加盟商,像我这样的不在少数,目前有90家加盟商决定起诉星晨急便。

纵使加盟商退出、资金告急,陈平也不轻言放弃,我从没想过要放弃,要往好的方向去努力。

坦白说,破产短信是使公司矛盾升级的一个缘由。现在再去想对品牌造成的伤害已经于事无补,接下来要做的,是让消费者感受到的是我们的服务品质没有下降。在采访中,陈平次对外透露,星晨急便的电子商务B2C业务已经和一两家大平台谈好合作,会转给他们去做;而1500多个注册络要再整合后实现电子落地配,华东业务晚再过两周能恢复正常运行。华南业务一直就在正常运作。

陈平口中一再强调的华南业务,指的正是鑫飞鸿的业务。了解到,除了鑫飞鸿变成飞鸿单飞外,北京鑫飞鸿更是自称已和香港快捷速递合并。对此,陈平证实了鑫飞鸿在与星晨急便合并前已单飞了一次:北京鑫飞鸿是独立法人,去年合并的时候没有谈好条件,因此星晨急便只是与深圳鑫飞鸿合并,拓展了华东、华南业务。提到深圳鑫飞鸿单飞的事情,陈平表示:他们改名没有征得我的同意,我事前其实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一定非是我们收购别人,也可以被收购

提到公司的战略调剂,陈平照旧富有热忱;谈到债务,陈平则微露疲惫,我记得3月7号那天,我去办的抵押房产和车子的手续,贷出来300多万。8号那天去给上海员工发了工资。固然,这点钱不足以弥补缺口,但我想全力以赴。

当得知部分加盟商要退出时,陈平次加重了严肃的口吻:退不是不可以,但要经过公司严格的审核制度。这其中涉及到有给加盟商的押金、发件费等费用,但也有部份客户的代收货款在加盟商手里,都要算清楚。陈平直言,虽然困难,但加盟商的退出不是公司的致命伤,以往也有退出的,也有新加入进来的,加盟商本身就是流动的。

合并鑫飞鸿是否后悔?陈平认为还未到下结论的时候:分两种情况。如果彻底失败了,回过头来反思,我一定会后悔合并鑫飞鸿;现在是已经收了,我就会往好的方面去做,而且现在星晨急便恰好处在十字路口,是否有转机要看三或六个月后的情况,到时候就会知道是否后悔了。

在陈平的字典里,失败的含义并不是指星晨急便品牌的消失,一向不服输的他如今也懂得礼让:也不一定非是我们收购他人,也可以被收购。如果市场认可我们的品牌,就延续下去;如果不被认可,也可以换。说实话,再往下我还没想太多。

如果能给我2000万或三个月

在深入采访的过程中,有对合并鑫飞鸿不满的,有抱怨星晨急便履行力不强的,但多位受访者都用平易近人、仁慈、热心肠来总结陈平的为人。虽然不常面对面交换,但我给陈平发的邮件他都会回复,遇到问题也会积极处理,是个好人,只是星晨急便干实事的人太少。北京一加盟商如是说。

与陈平相熟的中国快递物流咨询首席咨询师徐勇更直接:陈平有激情,但想法有时不实际,做事情冲动。他更合适和我一样当顾问、顾问,而非帅将。

宅急送现任总裁陈显宝当年从陈平手中接管公司时,也这样评价其胞弟:陈平具有敢闯敢干的豪情,但是有时候不稳健、不客观。

陈平并不是不知道亲人、朋友对自己个性弱点的总结,并十分认同。 急就容易造成决策匆忙、贸然行动、顾此失彼,乃至致使相反的结果。细琢磨,好在我的另一个性格特质善变弥补了急的缺陷。匆忙决策行事后,一旦意识到有误我会马上调头,不会死钻牛角尖。可能由于急,我做了一件错事,又由于我善变,使这件错事很快终止了,所以在没有造成恶果和损失之前,我的善变避免了急可能造成的损失。

这一次,陈平把自己的善变用在了星晨急便的身上。我承认自己对资金缺口判断不足造成了如今的状态,用2000万去干需要4000万才能做成的事情。如果争取到2000万元或是三个月的时间,我有信心通过有效的管理手段让鑫飞鸿变成1支战斗力强的好品牌。因为鑫飞鸿十分适合做普通快递、区域快递和包裹快递。如果还有时间完成转型,也将是星晨急便一次华丽的转身。

他说

这次我真正为自己悲伤

如果读过陈平挥别宅急送时给宅急送全体干部员工的一封信,很难不被其感伤的情绪而感染,特别那一连串的忘不了。

忘不了在玉泉路家属院一间连窗户都没有的房间里,司机用冻僵的手交给我一元钱的当日收入;忘不了在麦子店一废弃的煤棚里,几十名司机、搬运工围挤在一个油桶改造的火炉旁过冬的日子;忘不了收入过亿元、十年庆典、大家喜极而泣的泪水和开心的笑脸;忘不了上市受挫、融资失败、改革受阻、自家人折腾自家人的悲哀。功过是非,化为尘土, 恩恩怨怨,留作笑谈

回想往事,陈平还清晰地记得:1993年10月到海淀工商局办理营业执照时,自己居然还是第7个办理私人企业的登记人,那时私营企业很少,企业科都是刚刚成立起来。当时没有电脑、打印机,我是趴在桌上,用垫着复写纸、带格子的信纸写的公司章程。就是这样组建起来的宅急送,在掌舵15年后澹然放手,陈平没法不难过。

如今,面对创建3年后堕入危机的星晨急便,陈平说:这一次比离开宅急送时更难过。上一次离开宅急送,是不被认同和理解,有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有点赌气出走的意思;而这一次是真正的难过,由于没有总结自己的弱点,没有冷静分析市场变化,由于自己的失误而导致的。我一向反思自己比反思别人会更深入,现在觉得自己和堂吉诃德一样,当初甚至还有点把宅急送的偶然成功当成是这一次成功的必然,心存一点点侥幸的想法。这次我真正为自己悲伤。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女人为什么会经期延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