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法律

深圳试验政府直管停车位系国内首例

发布时间:2019-05-16 00:36:24

深圳试验政府“直管”停车位 系国内首例

高额罚款、政府统管停车位,深圳新推出的停车管理实验引起了轩然大波。

2015年1月1日,深圳酝酿了一年半的路边停车收费项目正式铺开。福田区、罗湖区、南山区、盐田区,近1.2万个路边停车泊位虚位以待,在7:30早高峰来临之际开始收费。

深圳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副教授王京元对南方周末说,像深圳这样专门成立事业单位,由地方政府一手包揽整个城市的路边停车泊位,在全国是首例。

至此,深圳市民享受了长达八年的免费路边停车时代宣告结束。

深圳市民通过三种途径感知着时代的变化:不知何时占满路边的白色停车泊位框,一个名叫宜停车的APP,以及一张张猝不及防的高额罚单。

4月之后,市民的不满呈现集中式爆发。一篇名为《一座城市不能沦为宜停车的私产》的帖子引发了围观,10天内微博阅读量超过90万;法律人士开始质疑收费本身的合法性,向市法制办提交了修法建议;还有好事者撰写了《深圳路边停车强免罚攻略》,将免罚上升为一门技术活。

人们发现,深圳迎来了史上严厉的交通处罚时期,政府部门明确了路边违停的六宗罪,罚款金额500,2000,让人们必须提心吊胆小心翼翼。

机动车保有量317.8万,车辆密度每公里480辆,停车位缺口达200万的深圳,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香港也觉得我们挺牛的

在此之前,深圳是全国可以全城路边免费停车的城市;在此之后,深圳再次创造了全国的路边停车收费模式。深圳停车模式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通过专门立法,专门成立事业单位,使整个收费项目变成了纯粹的政府行为。

5月,市民薛斌已经因为违章停车被罚了两次,罚款总计1000元。他觉得在深圳开车是一项高风险作业。被罚频率的三种情形踩线、违章停车、闯红灯之中,违停已经上升到位。

你以为旁边没人就能违停了?荒远郊区就能违停了?以前十次可能被抓一两次,现在,半个小时以内就拍你!薛斌说,这是他感受到的的查违停力度。

即使深圳市的路边停车收费已于2014年6月起试行了长达半年,但包括薛斌在内的大量市民,仍然没有适应。

在此之前,深圳是全国可以全城路边免费停车的城市;在此之后,深圳再次创造了全国的路边停车收费模式。

深圳模式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通过专门立法,专门成立事业单位,使整个收费项目变成了纯粹的政府行为。

深圳市道路交通管理事务中心于2013年6月成立,隶属于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在编人员共六百余人,经费由财政全额拨款。到目前为止,这个由深圳市规费征收总站转型升级而来的事业单位,是路边停车收费项目的主体、牵头单位。

很多城市做不到这一点。深圳一家停车管理公司的总裁杨义平对南方周末称,目前全国大多数城市仍然通过政府招投标,将路边停车管理全权外包给私人企业,采取人工收费或咪表收费。这叫做政府甩包袱的游戏,政府也会配套执法,也会有不作为。

某种程度上,道交中心担起了这个包袱。

深圳市委市政府下这个决心下得很痛苦,而且非常坚决。道交中心公共服务部部长范文忠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表示,虽然看上去好像是道交中心在执行,但是前期所有相关的职能部门都已经参与了。

深圳另一家停车管理公司的总裁则认为,深圳做得到而其他城市做不到的关键,在于执法。不是政府高层来推动,怎么把交警执法和城管执法结合到一起?

在执法过程中,道交中心只负责执法取证,罚款由交警部门执行。取证人员包括五百多名在编的执法人员,和两百多名临聘的巡管人员。范文忠称,未来计划将临聘人员扩展至两千多人。

深圳模式的另一大鲜明特征是只能用支付,具体支持深圳模式的则是一款名叫宜停车的App软件。注册用户目前已达到五十多万。

多位业内专家向南方周末表示,这种技术革新实际上具有颠覆性意义,抛弃了传统的人工收费和咪表收费,几乎消灭了以往被诟病多的现金交易乱象。但王京元则表示,如何收虽重要,但关键的仍然是怎么合理运用这一工具。

不过,这款软件也带来了不少争议。在宜停车App的下载页面,开发者显示的是深圳市千迈科技有限公司,使许多市民误以为宜停车是企业产品。

一位知情者透露,道交中心已对此颇有不满,认为上述公司此举不妥,既然由政府出资,开发者应署名道交中心。而千迈公司早已开始了借势宣传,推出了我们是个完美实现路边停车管理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的广告语。

据工商资料显示,千迈科技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金100万。其创始人兼CEO佘志登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曾就职于中国移动。据范文忠介绍,千迈科技是通过招投标程序获得了这一开发权。

数月间,道交中心频繁秀出成绩单,以证明这项实验的治堵成效。截至2015年4月23日的近一次统计数据显示:福田区平均车速上升11.4%,南山区平均车速上升9.0%,罗湖区平均车速上升6.0%,盐田区平均车速上升12.2%。

简单一句话,泊位划到那里,交通通顺到那里。范文忠说,香港也觉得我们挺牛的。

短短数月间,已有北京、广州、合肥、武汉等四五十个城市前来考察学习。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考察后曾对媒体表示,北京今年也将往深圳模式努力,切断路边停车的现金交易,这也是今年治理的重点。

政府有权经营停车位吗

为何如此定价?范文忠解释称,收费的初衷在于用经济杠杆治堵。道路停车就是允许你停,但其实我们规划的原理是不想让你停,你别停。路边泊位提倡临时停车,若长时间占用车道,将影响正常交通。

具体到收费标准,深圳全市被划分为三类区域,一类区域为中心城区,工作日白天首半小时5元,之后每半小时10元;非工作日白天首半小时2元,之后每半小时4元。目前大部分车位属于一类区域。二、三类区域收费标准低于一类区域。

总体来看,短时路边停车并不会产生较高成本,而长时停车收费则远远高于路外停车场,这便产生了广为市民诟病的全天停车费286元的说法。

为何如此定价?范文忠解释称,收费的初衷在于用经济杠杆治堵。

道路停车就是允许你停,但其实我们规划的原理是不想让你停,你别停。范文忠表示,初也有专家建议干脆禁止路边停车,但考虑到市民仍有停车需求,才没有彻底禁止。路边泊位提倡临时停车,若长时间占用车道,将影响正常交通。你真是要任性,没问题,你就用钱。

但薛斌觉得,罚款规则也挺任性。在泊位内超时停车的,要在车辆驶离泊位后次日24时前补缴2倍停车费。未启动缴费程序的,除须补缴停车费外,还要接受至少500元处罚。政府列了6个违停种类,可是这两条单列的游戏规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至于收费的钱,官方的说法是进财政的大盘子,财政专户。

不过,收支如何彻底公开透明,谁有权收费,如何收费,费去那儿了,仍是深圳模式需要解答的问题。

深圳收取路边停车费的想法实际上已经酝酿了三年,其间除了技术研发,更经历了漫长的立法准备。

2012年5月8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发布的《深圳市城市交通管理白皮书》中,已明确提到规划建设4.5万个路内停车位,制定路内停车收费政策。

是年底,深圳市五届人大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条例》的修订,其中第十八条规定路边临时停车位停放车辆的,应当缴纳车位使用费。

2014年3月29日,深圳市政府颁布第263号市长令,对《深圳市机动车道路临时停放管理办法》予以通过,5月1日起实施,成为整个项目主要的法律依据。

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王雪参加了2013年12月28日举行的深圳市路边临时停车收费管理方案听证会。这也是该收费项目举行的一次公开听证会。

会上,王雪已经明确提出,要更详尽、更具体地公开收支,收费区域分类上更细化等建议。其实很多问题在当年听证会的时候,我们都可以预见到,而且也做了提醒,但改进的流程和反应比较慢。

2015年4月31日,道交中心首次做出了反应,将停车后用免费操作的时间由5分钟延长至10分钟,夜间免费停车时段再次提前一个小时,至晚8点。

对于公众关注的收支公开问题,范文忠坚称将每年公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若要提前,必须向政府提交申请,也不是所有信息都能公开。

2007年深圳次涨停车费的时候,就讲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但到现在我都没有看到过一次账。深圳市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金焰说。他于今年4月28日向市法制办递交了对上述管理办法的十条修法建议,认为管理办法中的部分条款超越上位法的权限。法律没有赋予政府部门作为停车位经营者的权力。金焰称,市法制办尚未给他答复。

2000万和100亿

目前期成本为两千多万,第二期正在建设期,无法估算成本。建成后,含原特区外六个行政区全市将有近3.3万个路边泊位,但依然只占深圳整个停车市场的3%左右。

实际上,若非财力雄厚的政府,是无法支撑起整个项目的。据范文忠介绍,目前期成本为两千多万,第二期正在建设期,无法估算成本。

而南方周末查阅招标与中标信息发现,截至目前的一笔招投标项目深圳市智慧路边停车管理信息系统工程的中标单位为深圳市凯达尔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与深圳市赛为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的联合体,中标金额为8474.9616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深圳凯达尔科技实业有限公司注册于1999年2月8日,注册资金5000万,为深圳市凯达尔集团旗下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纪力驹为广东汕头人,1999年创立深圳市凯达尔集团,旗下业务迄今包括地产、物业和智能交通。

赛为智能,2010年1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股东周勇,持股19.43%,其他两大股东是封其华和周新宏,都为境内自然人。该公司2015年季度财报显示,深圳市道交中心在该公司2014年度客户中,营业收入达4580多万,占整年营业收入的7.39%。2015年季度的营业收入中,道交中心也大客户。

其他大大小小的招投标项目不下十个,涵盖设计规划、设备供应、技术供应、购买服务等方面,金额从八十余万至两百多万不等。

第二期工程已在建设中,含原特区外六个行政区的20767个泊位。届时,全市将有近3.3万个泊位。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算了这样一笔账:一台车每天的消费至少10元,深圳有300多万辆车,一天的停车消费就达3000万,一年可达100多个亿。目前深圳共有100多万个停车位,路边泊位即使全部建成也仅占到整个停车市场的近3%。

现在很多城市的政府和企业都想做,都抢着做,而且政府没法一统江山。上述人士称,现在的方式是PPP模式,即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达到共享技术和政策资源的目的,其实这就回到了政府目的单不单纯的问题。

不过,当南方周末把关于盈利的问题提出来时,范文忠有些愤怒:你提问的时候就是盈利性思维。它不存在盈利!收费不是目的,治堵才是!

赚钱的捕鱼游戏
电玩城捕鱼24小时
全币支付接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