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艰辛的辨认我如何读诗4

2018-11-06 09:31:21

艰辛的“辨认”(我如何读诗(4))

数千年来,中国文学特别是中国诗歌都是有它的标准的,即使历经嬗变,也没有混淆或者取消它自身的尺度。但眼下呢?人们似乎已分不清好坏、高下,分不清诗与非诗,以及那些似是而非的诗,而另一些有辨别能力的人也不愿去做这样的判断。其结果是,很多时候,蚊子的哼哼代替了缪斯的歌唱。

在这种情形下,重温经典对于校正我们的审美判断力就显得十分必要。千百年来人类的经典作品,不仅具有持久的生命力,也为我们提供了文学的标准和尺度。就拿杜甫来说,纵然对他的接受和解读多年来一直存在着简单化、庸俗化的问题,但他之所以被推崇,归根到底出自诗歌自身的内在尺度。我很赞同高友工、梅祖麟在《唐诗三论》中对杜诗的评价:“诗是卓越地运用语言的艺术,根据这个内在标准——创造性地运用语言并使之臻于完美境界,杜甫的确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诗人。”比如《旅夜书怀》就堪称创造性运用语言的典范。“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四溟诗话》称其“句法森严,‘涌’字尤奇”。杜甫之所以能够写出这样的千古名句,不仅在于他有高超的语言功力,还在于他有一颗深厚、博大、饱受磨难的诗心。“旅夜书怀”这个诗题,就指向了“诗言志”这一传统。“诗言志”乃中国诗的根本诗训(绝不限于表面的“意象”),而杜甫正是能体现这一伟大传统的诗人。正因为如此,顾随说在杜诗中有一种“热”与“力”,叶嘉莹说在杜诗中有一种“感发的力量”。这种兴发感化之力,是杜诗时至今日仍能感荡心灵的原因所在。

圆棒机厂家直销
打野猪机
氯酸钠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