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历史

批八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5:46:51

外面的路灯刚亮,应该是凌晨三点,环卫工人出来扫街的时间。  怕吵了孩子睡觉,老段和媳妇在外面用钥匙悄悄地关了楼门,蹑手蹑脚地下了楼。推开楼道的电子门,一股凉意扑面而来,老段猛地打了一个喷嚏,顿时楼道里的一辆电动车尖叫起来,吓得媳妇一激灵。  虽然已是春暖花开,但北方的温差大,早上还是很凉。老段快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熟练地发动了车子,看了一眼后视镜,邻居的那辆丰田霸道地停在后面。在老段脸上,无意间流露出一股羡慕的神情,但又迅速消去了。邻居是个包工头,近几年接了几个大工程,去年刚刚购置了这台车,每天都不当不正地停在楼下,占上两个车位。小区里的人都偷偷地骂他装逼,但又都没人敢说啥,多就是恨恨得抱怨一些话了。其实老段的车也不赖,确切地说是单位的车不赖,二十几万的帕萨特,跑了十几万公里。从接车到现在,也有十年的光景了,老段也从当时的小司机爬到了单位的办公室主任。领导退了,车留下了。新领导换了新车,自然这辆老车就配给了办公室,也自然成了老段的专车。  老段开着车,一会就出了城。在安静的公路上,车灯晃出很远也照不到一个人影,车速就不觉得快了起来。媳妇在一边不出声,老段已经习以为常了。以前给李局长开车的时候也是这样。大概走了一个小时左右,车子拐进了一条土道,开始颠簸起来。  媳妇在一边问道:“是这个道吗?”  “那还有错,以前陪李局长来过了,闭眼睛都走不错”。  媳妇又问:“你说这个赵瘸子真灵啊?别跟那个李大仙似的,就是一个骗子,纸还没烧呢,自己倒是先进医院了。”  “操,别乱说,心诚则灵。”老段有点不耐烦了。  车上又恢复了平静,车子颠来颠去的,老段看着媳妇竟然靠在副驾驶上睡着了,气得骂了句:“没心没肺的玩意儿,这也能睡着!”    嘎登一下,车子刹在了一个大门楼前,老段媳妇的脑袋差点撞在挡风玻璃上,估计是正做梦呢。这一吓,一股脑的怨气都出来了,冲着老段就是一顿骂。老段倒是自然,就当没事人似的,把车靠背往后一放,一边躺下一边跟媳妇说:“接着睡吧,咱今天排的是,离天亮还早着呢。”  听着老段均匀的呼吸声,睡了一路的媳妇倒是突然清醒起来。看着车窗外那片黑黝黝的土地,此时此刻,一段段年少时的回忆在她脑子里快速地闪动。从小就在这样的农村长大,初中一毕业就出去打工。才十几岁的小姑娘,就跟着亲戚到河北白沟做缝纫工、在沈阳小餐馆里当服务员、还在建筑工地里做过饭,受尽了辛苦,没想到后来给人家当保姆,遇见了一个大官家。官大无女,她又长得清秀机灵,于是被收了做干闺女。几年后,干爹也很够意思,给她在老家安排了工作,也算是铁饭碗。再后来就是找到了老段,虽然他当时还是个临时工,可是自己也知足啊,总比在家找个老百姓强多了吧。两个人这些年来,过日子勤勤恳恳,虽说不上生活富足吧,但也算是在县城内买了一个两室一厅,孩子也上了小学。  要说老段也不老,刚三十五六。当兵转业回来,就在县水利局干上了临时工,后来给领导开车,一转眼十年多了,早就转了正式工。领导退休前还让他进了单位中层,一路上可以说顺风顺水。当官不都是这个路子嘛,人机灵着,没事拿钱送着,领导扶持着,就一路升着。现如今,单位里的王副局长刚办完二线手续,恰好出现这么一个好缺,老段想争取一下。可是眼下,老领导已经退休了,新来的领导又年轻,正是要干事的时候,话语间曾透露出要找一个专业技术强的人来帮忙。老段心里也琢磨着这事不好办,也就没敢活动。  前段时间听说临县有个大仙“看香”极准。便抽空去看了一下,那人见了面,点上一炷香,香着到一半的时候,大仙打个一个冷颤,然后就开始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老段仔细地听了个周全,虽然有点犯迷糊,但有一句话说得贼准,说是“求官犯争”。既然来看了,有事就是要办的。遂请大仙开下了办法事的贡品:“黄裱纸十刀印红、红布八尺、蛋糕二斤(奶油蛋糕或法式小面包)、老家的井水一瓶、老丈人家买的罐头两瓶、单位门前的泥土一捧,备齐了来交给我做法事”。等老段备齐了贡品再找大仙的时候,大仙的神宅已经人去屋空,跟邻居一打听,才知道这个大仙把人治死了,让死者家属给打成重伤住院呢。气得老段在回来的路上,就着老家的井水,把那两袋法式小面包全都吃了。其他的就一股脑都扔进了道边的大沟里。你别说,不管说儿子老是要法式小面包吃呢,真香啊,老家的井水还依旧那么甜。一路上的怨气都吃进了肚子,随着几个响屁,烟消云散了!  眼看着,这副局长的位子空了两个月了,着急的人也不少:本单位的那几个有资历的股长、在乡下干了多年的副职、还有县里头头脑脑的亲戚啊、秘书啥地。唉,一想头都大了!有一天在办公室聊天,单位新来的小伙谈起要结婚查日子,说起了生日时辰,老段猛地想起来,老领导在的时候经常去找一个算命的赵瘸子算时运。这个人批八字也算远近闻名,方圆几十里的人都知道,每天去找他算命的都得排队。当然,一些VIP客户还是可以电话预约或者上门服务的。    天终于大亮了,先是看见算命先生家的烟囱冒烟了,随着微风渐渐散去。北方春天的早晨,有些清凉,杨树的嫩叶已经有铜钱大小了,发着黄,嫩嫩的,看着就能感觉到那种香味,真想着撸下来,在开水锅里炸一下,蘸上点大黄酱,让人垂延欲滴。远处的大田里,穿着蓝布中山装的老汉叼着个旱烟筒子,一边抽一边咳嗽,但手里的缰绳却一直牵在手里。那头毛驴也自知是跑不掉的,索性也就悠闲地吃着地里没扫净的干苞米叶子。  咯吱、咣当,算命先生家的大门开了,开门的是个利落的老太太。顺着大门往里看,院子很短,但很干净,青砖青瓦的老房子,透着古朴。不过窗户已经是塑钢的了,一眼就能看见算命大师坐在炕头上,炕上摆着一个炕桌,桌上的紫砂杯里还冒着热气。老段和媳妇连忙下车,笑呵呵地迎了上去。老太太只说了一声:“进屋吧”,就转身回屋了。  大师的面相不算和善,至少在老段媳妇的眼里是这样。不过说话上却极为亲和,少了开门老太太那样的冷漠。大师是认得老段的,见面就问:小段啊,李局长近来可好啊?和老段寒暄了几句。老段倒也直接,就看门见山了:“赵大师啊,我这次是来看自己的前程的,你看我这官运咋样?”  “哦,你的生日时辰是?”大师问道。  “我是1977年农历四月二十四,上午十点多出生的。”老段为了这时辰,还特意打电话问过他妈。  “77年,属小龙啊,十点十分,那是巳时啊,我来算算……”  大师掐算了半天后,咂了一口茶水,才缓缓地说道:“此命火土燥烈。火旺如此,从事与火有关的职业才好。若与火结缘,则事业步步高升。但今年的下半年起事业顿生挫折,倒霉破财。明年方转好运,事业更上高峰。”  “那我这该怎么办呢,能破绽一下吧?您看您也知道,我是在水利局工作,跟火不搭边啊。另外今年单位有机会,我还想有点进步,还请大师给我想想办法啊!”老段有点急了,明年转好?那这次的好机会岂不就没了。大家要知道的,这当官的事,晚一步,就会步步晚的!  “你本是好命啊!从强格。以火土为喜用,忌水木。但现在你在水利局,不利于发展啊。我建议你还是动动部门吧,比如土地局啊、电厂啊,顺命行,才能一顺万顺啊。一切皆命中注定啊!”  ……  大师若有所思,欲言又止!  老段和媳妇一时间不知所措,很失望,但又好像揣着一根救命的稻草,毕竟明年还能转运,再登高峰嘛,怎么着也比现在的职位强吧。  二人悻悻地从大师家走出来,看着门外排起的长龙,每个人脸上都是带着焦虑与茫然。  在回城的路上,老段的车开得漫不经心,看着一辆辆大货车从他面前呼啸而过,他一点反映也没有。突然一个急刹车,一个骑自行车的小孩飞了出去,这下老段一下子清醒了。老段媳妇吓傻了,呆呆地坐在车里。  还好,小孩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胳膊和小腿多处骨折,一住院就是三月,除去医药费之外,老段另赔给伤者10万元才算了事。这还不算完,老段因为公车私用,出现恶性交通事故,被停了职。  不过也不算坏,在家闲了几个月后,老段的媳妇去了一趟省城,给她干爹带了点土特产品。不久,老段遂调至临市的某电厂上班。 共 31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精气不调会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癫痫专科
昆明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