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怀柔信息港 > 美食

海蓝小说媒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9:51

建桥工地旁边有片榆树林,面积不算太大,但那些树的树龄都很久远,于是那里似乎就有了风水,远远的瞧着就非常神密。据当地人讲,榆树林子里还曾发生过一些怪异的事情,于是就有些人喜欢随意在那些树上拴结着红布条,但谁都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那里真就充满了灵气。    榆树林那里比工地这边地势要高一些,视线和环境都非常好,工人们休息时经常去那里玩,或者去散步,或者是休闲,即使没什么事情,大家早晚也都喜欢聚集在那里,众人的口碑是林子里的空气好。工地远离着市区,工人们平时都很想家,在休息时,大家谈论多的基本都是各自的家庭,或者就干脆拿哪一位女人来调侃。有些小青年因为享受不了这里地寂寞,他们还喜欢发些劳骚,就是以扯些闲白来消磨时间,说不定就把内心的什么话讲到谁的身上去。    夏日里,工地上骄阳似火,即使躲在工棚子里,那滚滚的热浪也令人难挨,用暑气逼人来形容非常恰当。工棚子这里突然有个电话打进来,是找技术员小吴的。于是就有人站在门口冲着工地方向高喊起来,说来电话了,是找技术员小吴的,吴百川!    工地并不大,方园不超过三百米,这一嗓子喊出去,即使被喊的人去了茅房,那他也一定能听见,工地这里就是离公厕稍微远了一些,但也不会超出二百米。工地那边有人伸手指向榆树林方向,意思是告诉喊话的人,吴技术员在那边乘凉呢。    喊话的人又朝榆树林那边高喊了几声,那边却一直都没有人回话。可能是电话找的急,就有个小青年朝榆树林跑过去。工人们平时有四个地方可去,工地、工棚子、榆树林、厕所,所有的人都认为吴百川一定就在榆树林那边,这么热的天,或许他就倒在那里睡着了。    榆树林离工棚子并不远,不到二百米的距离。跑过去的那个小青年远远的就瞧见林子边上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那个男的正是吴百川。于是小青年就冲着吴百川高喊,小吴!是你的电话,局里打来的,要你赶紧回去报一个表。吴百川仍然搂着那个女人在亲热,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气得小青年后来就骂了起来,说小吴你真不是东西,我还能骗你怎么的!    几经周折,小青年终于赶了过去,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吴百川,刚才那两个人已不知去向。于是小青年就认为吴百川是趁他刚才没注意的工夫躲了起来,一定是不想让谁影响了他和那个女人的好事。    因为找不到吴百川,小青年只好原路返回,但他还是几次回头瞧着榆树林那里,他认为技术员是在躲着自己。回到工棚子,小青年只能如实汇报,可他的话局领导根本就不相信,因为吴百川不是这样的人。电话里领导仍然吩咐小青年继续去找,务必要把吴百川叫回来。    陆续有五六个人去榆树林那里去寻找吴百川,大家都没有找到他,但有两个人也看到个小青年所看到的那个场面,就是吴百川正搂着一个女人在亲热,只是距离有些远,不能确认那个人就是吴百川,而当他们走近时,那两个人就消失了。    吴百川确实去了榆树林那里,原本他就是想在那里乘凉,只是他刚刚坐下,就听到有个女人在呼叫。女人的哭喊声不是太大,但很悲伤,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吴百川就赶紧起身并顺着哭声寻找过去,很快他就见到有个漂亮的小媳妇跌倒在一处浅沟里。女人说自己来这里是采野菜的,不小心就跌到了沟里。吴百川非常同情女人,她的所有举动都十分惹人怜、令人陶醉。女人的身材很娇小,她身上也是软软的,仿佛没有骨头似的。吴百川把女人从沟里抱上来,她就说自己回不去家了。吴百川十分乐意帮助女人,尤其她的身子并不重,于是他就想办法要背起她,可怎么也不能把她弄到背上,女人就笑着指点起来,说你就抱着我吧,反正你都已经碰过我的身子了。    女人的性格和她的相貌差不多,很随和也很爱说笑,一路上她告诉吴百川很多事情,于是两个人就谈论起来,有问有答,不亦乐乎。先是女人无端就嘻笑起来,她说吴百川坏,抱着自己仍然还想占便宜。吴百川就替自己辩解,说我确实是好心,所以才不辞辛苦的来送你。女人说你抱着我,手指就不要再动了,你弄到我的痒痒肉上了。吴百川想说,这是因为你身子太重的缘故,我抱着你有些累,所以手上就必须要多使些劲。可这话他却说不出口,因为女人的身子确实很轻,抱着她就是一种享受。只是经过女人的提醒,吴百川就发觉,自己的手指已经有所感觉,女人的衣服太单薄,她身上似乎就什么都没穿,仿佛还在放着静电,并不断的形成引力,即使自己不想去注意她都做不到,尤其是低下头瞧过去时,她的前胸全都暴露自己的视线之内。吴百川问起女人,说你家还有多远?女人就羞红了脸,说不许你打我的主意,我丈夫虽然不在了,可我却是一个非常正统的人。吴百川的意思是想说,这么好的艳遇,不会马上就结束了吧?不想女人就讲出自己丈夫已经不在的消息,于是后面的话就充满了同情、喜悦、爱昧、调侃。女人说自己现在是一个人生活,吴百川点了下头,说一个人生活好,无鞠无束,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大学毕业以后一直都没有成家,我也是一个人。女人就红着脸问,说那你都想过干什么了?吴百川就笑着讲,说我现在就想抱着你,就象现在这样,能一辈子都这样抱着你。女人的脸就变成了红苹果,她想把头转向一边,可自己的两只手还要搂着吴百川的脖子,后来她就说,你一定是累了吧,你喘气的声音已经很重了,可我喜欢闻到你喘气的味道,很男人的。吴百川仍然在笑着,说你净说反话,你喜欢闻我喘气,为什么脸还要纽到一边去?    女人的家就在前面的村子,她告诉吴百川,说自己名字叫白菊艳,又说遇到他很奇怪,先是自己摔伤了腿,本来已经快绝望了,结果你就赶了过来,这可能就是缘份,是老天爷让我们相遇在一起的。还说自己的腿现在也不是先前那么疼了,也不想与吴百川马上就分开,那样的话,自己会很难过的。吴百川告诉她,说我们工地离这里很近,我随时都能过来看你。    吴百川是第二天早晨时返回工地的,主要是女人的行动一直都不能自如,她连去喝口水的事情都办不到,结果就把吴百川拴在了身边。回到工地时,工长很着急的告诉吴百川,说局里有个表让你马上给报回去,你赶紧填表吧,然后我好派人送回去。    私下的时候,有几个好朋友凑过来,他们刨根问底,把昨天榆树林的事情也扯出来,就是想知道吴百川昨天到底去干什么了。吴百川也爽快,说有个女的摔伤了腿,我去送她,就这么回事,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干,我没有躲着你们,我根本就没领着她和你们捉迷藏。朋友们也不深究,这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后来吴百川终于找机会过去看望了白菊艳,她对他非常有好感,只是有些事情与当初的情况不能吻合。按白菊艳的说法是,当初不是自己摔伤了腿,根本就没有这么回事,而是吴百川跑到她家去找水喝,然后他就赖皮似的巴结着她,后来他每天都要过来,总是找着各种借口帮着她干活,还给了她一些钱,说是让她自己去买些纪念品,她又说出一些事情,都使他非常惊愕,但都因为他非常的喜爱她,于是就没有再深究,他认为她就是故意要这样说。白菊艳似乎有些不满意吴百川,说你想赖帐没关系,反正我什么都没有损失,和你睡了一次觉也不算什么。吴百川也觉得住在这里那个晚上,自己似乎就和她住在了一起,只是头脑中确实没有什么印象,就象刚刚才想过有过一次类似的事情。    秋天的时候,吴百川已经住在了白菊艳的家里,邻居们都替她讲着好话,意思就是让吴百川能对她更好一些,因为她前面那个男人是个大酒包,那个人喝起酒的时候什么都顾不上。    第二年吴百小女儿出生的时候,他才陆续的回想起一些事情,他觉得仿佛有个人一直在暗中撮合着他和白菊艳,结果才有了两个人不同的经历。白菊艳的感受就是吴百川后来想赖帐,她认为就是这么回事,她还几次告诉吴百川,说我这辈子能有个女儿,这比什么都重要,即使有一天你背叛了我,那也没关系。吴百川的感受一直都非常兴奋,因为白菊艳是个非常出色的女人,她比他之前的几任女朋友都,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知冷知热,她对他的那份感情和关爱,那种贴心贴肺的感触刻骨铭心,令他永世都难忘。    有一件事情吴百川始终不能理解,就是那个暗中帮助过他们的神灵,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个有着特殊爱好的媒鬼,她生前一定是个媒婆子。后来吴百川回忆起这样一件事,榆树林里有个墓地,因为年久失修,坟头已塌陷并露出了朽烂的棺木。在雨季时,地表水就会直接流到墓室里面去。吴百川当时的想法是,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他都会觉得身上起鸡皮疙瘩,于是就主动拿来铁锹把那个塌陷的地方填补上,并让地表水沿着其他的地方流淌。白艳菊也多次和吴百川提到那片榆树林,她说有件事自己始终不知道应当怎么解释,就是她死去的那个丈夫就埋在树林子里。她每次去上坟,都会遇到一个中年妇女,这个人并不凶狠,但每次都会与她闲扯一会,基本就是劝她赶紧再找个人家把自己嫁出去。白艳菊听别人说自己就是克夫的命运,逢上那短命的男人是必死无疑。在遇上吴百川之前,有两个赖皮式的男人曾纠缠过她,但后来都不知什么原因就再没有过来。吴百川就告诉她,说你的命就得嫁给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就是你身上的味道非常香,把你搂在怀里闻着那种气味就是一种享受。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许多年,已经当上总经理的吴百川依然还非常爱着白菊艳,没事的时候,他就会缠着白菊艳,两个人厮滚在床上,他确实就非常喜欢闻着媳妇的体香。每次回想起当年的经历,吴百川都显得很兴奋,他仍然还认为自己当时在榆树林里调侃过女人,于是就被那位媒鬼给看好,结果就撮合了自己和白菊艳之间的美好姻缘。    或许这就是人们经常提到的那个月下佬吧。    2012年4月5日   共 37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警惕 包皮切除不可随意做
昆明哪家治疗癫痫医院好
云南哪家医院手术治疗癫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